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深度评测 > 正文

乌克兰的备胎父亲——教父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25

  

  原创: 杜宏伟

  乌克兰新上任总统泽连斯基要求所有官员:在办公室不挂总统肖像,挂你们孩子的照片,以随时提醒:自己的作为是否对得起下一代。

  在民间,乌克兰人也习惯这样说:子孙会怎么看我们?足见命运坎坷的乌克兰人是何等重视下一代的命运。

  对后代如此重视,那面对社会动荡,如何保障自己孩子平安度过一生?乌克兰人早有自己的智慧:教父制度。

  这一风俗沿袭至今:每个儿童即使父母健在,家有车有房,也还是要有教父。

  

  备胎父亲

  这里说的教父不是美国电影中的黑帮老大,而是孩子的第二个父亲,当父母有不测时他要承担抚养、教育其子女成人成才的使命。

  作为备胎,乌克兰大多数父母都会在好友中选一位可靠的男性作孩子的教父,或再选一位女性做孩子的教母。

  这一互助传统是社会福利之外的极有价值的民生保障。

  从教育心理角度看,教父、教母的存在,增加了家庭的安全感,让儿童体验到更多的亲情温暖,也扩大了儿童与成人的良性关系,有利健康人格的形成。

  

  尤其是,同欧美一样,乌克兰也存在大量单亲家庭。教父习俗大大缓解了单亲家庭孩子们的感情缺失问题。

  我的“孩子”

  常年在乌克兰教书,早已入乡随俗。我也曾答应一位朋友做他孩子的教父,后来他们去了美国,没再联系,也不知道我的“教子”现在如何?但我知道美国完善的社会保障和教育机制会让“教父”成为多余的称谓。

  而我作为教师,每天传输知识,助人成长,是精神世界里为众多学生提供食粮的奶爸。如果说艺术家是人类灵魂工程师,那教育工作者和文学工作者可谓人类心灵成长的监护人。

  在文明社会中,每个成人都有保护儿童的义务。对于儿童,每个成人都是他们的榜样,儿童会按照他们的样子长大。因此,每个成人都是广义的儿童教父。

  而每个儿童都应被看做是“我们的”孩子,因为他们承载着全社会的希望。

  

  总统与教父

  说到教父,会想到圈子。前总统尤先科和波罗申科既是橙色革命的亲密战友,也是私下的好朋友,他们彼此是对方子女的教父。尤先科在任时人们批评当权者搞裙带关系,曾提到教父结盟这件事。

  当时有位幽默演员把这件事作为素材搬到舞台上调侃,他取笑说;”我们国家是教父国家”。一语双关,既批评了权贵间的政治交易,又暗讽了强权国家对乌克兰的掌控。这个家喻户晓的演员就是与“教父”总统波罗申科竞选的喜剧演员,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

  问题:现代政治家能否做民众的教父?

  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君主应该是具有道德和公正意识并能够带领民众走出愚昧洞窟的智者。

  进一步说,作为独立自主走向成熟的民族,乌克兰人民是否需要政治教父或西方教父?

  显然,这取决于乌克兰民众的政治成熟度和社会自治力。

  现代发达社会,当政者只是国家利益的管家,是听命于民众的服务生。相反,社会贤达和纳税群体才是他们的教父和养父。

  信息时代,今天的世界不再依赖权威教父。但历史的看,人类繁荣、文明进步和社会发展离不开那些先知先觉的智者。人类仍然需要智慧,需要精英思想。因为愚昧与专权、无知与罪恶总是孪生的。落后就需要启蒙。

  在美俄争夺中,早已告别苏联时代的乌克兰,为了下一代的幸福,正在拥抱西方文明。但愿它会真正富强,儿童不需教父,政治趋于成熟,国家不受外来力量操纵。

  

  作者简介:

  杜宏伟, 旅乌文化学者,基辅语言大学哲学博士,俄罗斯语言文学硕士,在乌克兰任教多年。现从事哲学、文化学等领域学术研究。并策划国际文化交流项目。

  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多篇。创设“东拉西扯”乌克兰专栏,发表乌克兰冷知识等系列文章。

栏目分类
推荐文章

葫芦游戏网

Copyright © 2002-2020 葫芦游戏网 版权所有

Top